我曾思考过,「思达帕特」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创造未来 2020年1月16日12:26:51
评论
已被3 人盯上 3201字阅读10分40秒
我曾思考过,「思达帕特」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艺人姜思达的另一张面孔,是内容创业者。在他为个人IP注入商业价值的同时,他的公众号「思达帕特」也经历了从自我表达到商业化运作的转型。在一番挣扎之后,他说,我仍然保留着创作心,无论是商业化还是非商业化的内容,我仍然坚持自己书写,仍然不胡说八道,仍然不生凑热点,仍然不标题党。


以下内容来自

姜思达个人微信公众号「思达帕特」
大家好,我是姜思达。

绝大多数时间,我们不必思考与世界的关系。
因为能做好手上的事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们也不必向内审视,这个过程非常辛苦,恐怕到最后也没有个像样的结论。
我们很难肯定自己对于世界是全然拥抱的,更不确信自己始终被世界拥抱着。
有的时候我们说自己酷,是说我们不在乎,我们不在乎数据高低,但当一个高数据摆在你面前的时候,酷的人突然不酷了,他会说一句很不酷的话,说:“我们总结一下,还能再怎样复制这样的效果”,或者“还能怎样取得更好的效果”。像是一个足够优秀的厨师,他的团队也会包装他的出身,说他曾看着父亲揉捏面团的双手。这些事通通没有对错,却是我经常思考的事情。当我回看自己的公众号思达帕特的时候,我不得不闲言碎语,聊聊这些。
独立和受广泛认可,赚钱和守护内心,玩得开心和吸引外围,快速的目标和持续性的目标,这些都是我们想要的。每一件好事都有十足的魅力,我不够沉稳也不够决绝,我被这些价值持续羁绊着。
所以我很难说,如今我写了一篇全然发自内心的文章,和本月有很多客户愿意在我的号做投放,哪个让我更开心。它们是不同种类的开心,也是我都喜欢的开心。一个是让我一天心情舒畅,觉得自己的声音是重要的,是突然间的自恋,和暂时性的内修;一个是让我这个月有了房租,可以发放团队工资,可以由此建立广泛的品牌关系。被自己认可了,和被别人认可了,我都想要。但是它们在我红了的那天开始持续打架,一直打到今天。
2014年5月9号,也就是五年半前,我发了第一篇微信推送。
我曾思考过,「思达帕特」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那是一条一分钟的语音。目前的状态是“审核失败”。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审核失败。失败就是如此的没有道理。但这个失败势必不会给我造成任何影响,也从某一个大二的下午开始,我抱着一台巨沉无比的电脑去咖啡厅开启自己的写作。那会儿每天我都能写3000字原创,其中还有大量的虚构,也就是短篇小说。我跟所有人一样,在回看自己曾经的作品时浑身不适,如坐针毡,觉得幼稚和造作。为了这篇演讲,我硬着头皮,回看了最早期的那些文章。
看完之后,我半天坐在椅子上没动过。我定坐在那里,只有一个想法:我写得也太好了。
我曾思考过,「思达帕特」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我是认认真真地觉得那时的自己写的很好,比如《厨娘》、《有一条被絮飞满的街》、《病》的第三篇《蝙蝠》、《普通杀人》,这些是虚构。
我记得写《厨娘》那天,那是一篇写了一下午的8千字短篇小说,讲一个贫穷女孩袁贤婷的故事。那会儿我已经能够赚些小钱了,已经懂得了如何穿着地更加时髦,出入高档餐厅的时候优雅点菜。但我还是会写“排班级座位的时候,她是唯一一个愿意和袁贤婷一桌的人。大家对袁贤婷的评价有三点:脑子有问题、穷、她妈太胖”——诸如此类,冰冷残破的故事。
我曾思考过,「思达帕特」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那会儿也写很多非虚构,比如第一个冲破宿舍范围内关注,在学校里收取了5000个阅读量的一个短篇,一千字左右,叫《塑料菩萨》,讲我小时候在公园玩套圈游戏,套中一个廉价的塑料菩萨项链,我把它挂在家,祈求我妈不要离开我去远方的故事。最后,我说“菩萨不灵”。我写完之后,在学校的咖啡厅里哭了半个小时。那个时候我会为自己的写作而共情,去感伤,去愤怒,去流泪。我像是一个情感极其充沛的生产机器,也觉得自己和那些严肃文学的作家没有太多质地差别。我承认我措辞的幼稚,或者结构不够轻快,但我一样可以在写作中拥有力量感,而不在乎是否给了别人力量。
我曾思考过,「思达帕特」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写《在北京,他们飞驰》是写一群蹦蹦车司机,和新闻文体不一样,其实更像是一篇小品文。那会儿我关注到一个妇女,她给蹦蹦车装上了蓝色彩灯。即便她的车依旧是漏风的,也即便她的车随时会被城管扣留,但我依旧情愿幻想,她在装点这辆破车的时候,有一种轻快的欣慰,我甚至感谢她装点了我的夜色,让我在酒后靠在窗边之时,不见得更加狼狈。
我曾思考过,「思达帕特」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我情愿非常自恋地感慨那时候写得好,是因为我从那会儿的文字里看到了自由。我无数次为品牌软文写作“要自由”“要这么自由”“要那么自由”,但我知道,自由不是口号,它是一种状态,一种感受,一种已经与我阔别许久的记忆。在我现在的工作里,为了一个远处的不存在的陌生人保持体恤,对一个无名的建筑物表达愤怒,是如此低效的行为,是一个做节目和开花店,一个拥有20多人团队的年轻创业者的残念罢了。
这位在大家面前的年轻创业者,拥有一定的商业价值,也对自己的商业价值进行了充分的开拓,他如今会每天开会,又要保持社交,他会接到很多广告,也有足够熟练的方法论,在半个小时内写出一稿过的推广文章。所以当他讲这些的时候,他是异常矫情的,跟使用第三人称描述自己一样矫情。这个矫情让他能够描述一点被普遍忽略的情感细节,又让他时常陷入一种道德焦虑。
我曾思考过,「思达帕特」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思达帕特如今有四个核心成员,我,我的商务负责人,我的编辑和美术。在演讲之前,我其实已经向他们表达了我的道德焦虑:我挣扎在商业化和书写内心的边境上。他们回复我,在这份工作里他们感受到了极大的创作乐趣,也在所有可能性下尽可能保留了自己的内心。我的美术说:“关于商业化,我没什么好讲,我觉得能赚钱,是好事。”我尽量让自己看到如此积极回应的时候,恢复平静和理智。但我终究不是一个理性驱动的人。
思达帕特集中展示了我的成长史,虽然到最后也只有我关心这份成长史。
我曾思考过,「思达帕特」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我能看到自己视角的变化,能察觉到,如今为了一个提案否定若干的我,和那个会在半夜十一点突然发信息号召关注者在国贸站集合,相约在长安街走一整夜的我不一样。成长、变化、妥协、变机灵和变油腻,这些词汇只是立场差异罢了。归根到底,是思达帕特早已从我的个人仓库,变成了一个大敞四开的集市。阅读量高高低低都是表象,内在是,我很难说清我更在乎什么,和如果一定要二选一,我要选自己,还是选别人。“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我何尝不是一个小个体,在把自己变成品牌的路上,我或许放大了自己的心脏,但又切断了自己的手指。我会为新完成的推送长舒一口气,又发现这口气,又长又飘忽。
有些事情会陪我走很远,有些只能走一段。我和每一个自己作别,向过去表达不舍,又在新的利好面前,笑脸盈盈。
我曾非常残忍地思考,思达帕特到底有没有必要继续存在。现实情况是我仍要为此支付巨大的精力,而这对于创作其他内容体,比如节目、影像、甚至是花艺设计是一种抢夺。最后我并没有注销这个号,理由是看年终的利润,这个号的创收是非常优秀的。让它去留与否的标准,已经赤裸裸地变成了商业考量。那一刻我觉得自己非常残酷地长大了。我会为这一种长大,感到羞耻。即便这份羞耻在很多人眼里匪夷所思。
我仍然保留着创作心,比如无论是商业还是非商业的内容,我仍然坚持自己书写,仍然尽全力去写让自己满意的文章,仍然不胡说八道,不生凑热点,不标题党。或许我和很多人相比,也算是有些坚持的人。哪怕都是开商店,都是要赚钱,我也更情愿让它是一个精品店,而不是大卖场。只是,我在翻看最早的自己,有一种惊讶:原来曾经的自己是那么单纯和执着,是自由和放肆。我为曾经的自己感到骄傲。想必我从那时走来,也不至于在这五年间就判若两人。
只是我始终保持着一种警惕,对自己的内心极度刻薄。我过于善于自我否定,最终把自己交付给一些粗暴的哲学:
比如,没那么多人在乎我。
比如,我没法让世界更好,也不至于让世界更差。
比如,在到达终点面前,姿势没那么重要。
我写这篇演讲稿的时候泪流满面。那天的我不知道真正站在这个舞台上的时候会是怎样的神情。我想起了那个咖啡馆,和发布第一条语音时的盲目自信。我把那一刻的感觉抓了回来,在这里不负责任地自说自话。
这让我再一次,感觉良好,感到自由。
谢谢大家,我是姜思达。
点击查看姜思达微信创业者之夜演讲实录
我曾思考过,「思达帕特」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枣庄滕州睿博网络服务工作室专注枣庄和枣庄滕州地区的企业网站建设定制开发服务及各大平台(百度微信支付宝头条抖音小程序开发定制。小程序免费体验。主营各类型软件系统定制开发,各平台各行业类型的小程序定制开发制作,网站系统开发定制及建设、推广,各大知名品牌网站服务器的代理销售,联系方式:微信(qq):541074440,手机号15563204499
继续阅读
weinxin
我的微信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1月16日12:26:51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网络转载,如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QQ:541074440,我处将尽快删除
小程序搭建助手(支持百度、微信、支付宝、抖音-头条等字节跳动平台) 滕州微信小程序产品中心

小程序搭建助手(支持百度、微信、支付宝、抖音-头条等字节跳动平台)

使用微信小程序制作神器,无需懂技术,直接套用微信小程序模板,可视化拖拽编辑,一键快速生成微信小程序。 适合所有无技术支持的中小企业、个人商家和实体店主。 适用范围 平台:百度小程序、微信小程序、支付宝小程序、字节跳动小程序; 类型:官网小程序、电商小程序、预约小程序、多门店小程序、外卖小程序、餐饮小程序、营销小程序、分销小程序、社区小程序、知识付费小程序等。 体验账户 小程序搭建助手登录面板:ma...
73岁外婆不会用微信,怎么办? 滕州微信小程序资讯

73岁外婆不会用微信,怎么办?

一直到凌晨2点多,杭州萧山区的@小豆丁(微信昵称)才完成了她的手绘作品。早上,她将作品拍照分享到本地论坛“萧内网”,很快,就被各大媒体所报道,并登上了人民日报、新华社的公众号。她一夜间完成并迅速走红的,并不是什么艺术品,也不是暑假作业,而是一本“微信使用说明书”,送给她的外婆。“小豆丁”73岁的外婆,也是一名微信用户。外婆使用微信主要的用途是聊天和刷朋友圈。据外孙女介绍,在一个五世同堂的大家庭里,...
直播45分钟、成交2000万,Sisley为所有导购“打了个样” 滕州微信小程序资讯

直播45分钟、成交2000万,Sisley为所有导购“打了个样”

“高端品牌,一直都说我们以服务见长,就是托着顾客的手帮你做服务那种形式,慢慢我们要把服务引进数字平台上去推广,这才是零售下一步可以走得更远的方法。”《乘风破浪的姐姐》是今年夏天大热的综艺节目,激励了不少已过30岁的女性,鼓励她们迎接生活更多的可能性。在上海八佰伴商厦工作的陶丽萍也是这个节目的忠实观众。作为30+的职业女性,这个节目在一定程度激励了她,陪伴她尝试了职业生涯的新挑战。从有多年工作经验的...
有人出发了!上海坐公交去大连(1314站) 滕州微信小程序资讯

有人出发了!上海坐公交去大连(1314站)

七夕,有人送花,有人发520红包,也有人决定从上海坐公交去大连,只为感动一个妹子。上海到大连有多远?全程共1228.9公里,途经3省26地。如果坐公交的话,共为1315站。走上这条路的人,原创路线设计师强哥,此前策划了从上海到北京的全程公交线路。但是,为什么这次目的地不是北京?很简单,因为大连有人。而且,为了强行制造感动,强哥决定只坐1314站。为了这趟“公交寻爱之旅”,强哥剪了头发,剃了胡须,还...